遂宁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魔武暴君 第一百二十章 救援逐风部落

发布时间:2019-10-12 23:27:02 编辑:笔名

魔武暴君 第一百二十章 救援逐风部落

哲法率领着骑兵们,驱使着战马向北疾奔。找不到血刃,却得到了一个不错的消息。哈萨辛?帕克,黄金公爵的儿子,正独自率军攻打一处名叫逐风的兽人部落。

这是一个盛产萨满祭司的部落,而精通灵魂力量的萨满,恰恰是献给深渊恶魔最美味的祭品。他们的灵魂,不仅仅有属于自己的,还有祖先的庇佑,还有族人的寄托,是不逊于人族圣域强者的上等祭品。

而花羽,自从外出独行后重新回归荒野,在大自然中聆听风的声音,感悟鹰身人成长进阶的方向。如复一日,她终于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激活的身体内隐藏的血脉力量,一双棕红色的飞翼终于成型。

当少女在雷雨中飞舞,欢庆自己的喜悦时,一道闪电击中了她。受伤昏迷的花羽?轻风坠入湖中,顺着河流漂到了逐风部落的水源岸边,被一名年轻的见习萨满兽人救下。

年轻兽人的爱情跨越种族,那个名叫格里高利的年轻人每日都在族人面前公开表露自己对鹰身人少女的喜爱。

花羽自然无法接受对方,她的心中早已经装下了一双湛蓝的双眼。当花羽还在苦恼如何告别自己的救命恩人回到秘蓝城堡时,战火烧到了逐风部落。

年幼的孩子被老兽人保护着藏入深山,勇敢的战士们在萨满长老们的率领下抵抗入侵者。花羽认出了人类入侵者中的首领,哈萨辛?帕克。

这是一场力量悬殊地战斗,花羽意识到自己能做的便是立刻为苦苦挣扎的兽人们寻找救兵。她甚至来不及辞别格里高利,便急急地赶回秘蓝城堡,却只遇见了留守城堡的金山、银山兄弟。

“主人出去打猎了。”龙血侏儒说道。

花羽自然不清楚,哲法狩猎的目标是一名狡猾的传奇下位刺客,浴血刽子手血刃。她焦急地追赶着哲法,好在对方一路上大摇大摆,领着上百名骑士目标庞大好找。

“所以,那个兽人的名字叫格里高利咯?”哲法笑着说道:“听起来像地精的名字。”

“主人。”花羽一时气节,但她也知道虽然哲法在调笑自己,但整支队伍已经在以最快的速度接近逐风部落的领地了。

比起要收拾哈萨辛,哲法倒是想到更远的事情了,他对追随者们说道:“与其到处晃悠找出血刃,倒不如逼他来找我,哈萨辛是个不错的诱饵,用来钓鱼正好合适。”

当哲法赶到战场,发现战斗还在继续。

兽人依托山岭建造的营地,多是用巨木和岩石搭建的房屋和护栏。防御性能虽然不比城墙但效果也极好,看得出来在哈萨辛军队的攻势下至少有三层外围的护栏已经被攻破,以至于深入到兽人营地内部的哈萨辛甚至都没发觉。

逐风部落,来了新客人。

“花羽

,去看看情况。”哲法需要掌握敌人的动向和实力,才好做出下一步的决定。

鹰女飞入高空,很快找到了一处隐蔽的山峰落下,从高处俯视整个战场。

逐风部落已经陷入绝境,他们固守着最后一层防线,那是部落的核心要塞,完全由打磨后的岩石垒成的巨屋,黛儿知道,那是萨满长老们平日休息的地方。

花羽发现了格里高利,这让她松了口气。年轻的兽人躲在战士们的身后,用有限的法力施展着效果平平的治愈术,但也多少能愈合一些战士的伤口。

逐风部落唯一的圣域,是一位须发已白的苍老兽人。他召唤的灵狼阻挡了哈萨辛的脚步,做为队伍的统帅,哈萨辛确实在场圣域中最弱的一位。

圣域萨满自己,则手持两把钢斧挡在一名圣域刺客面前。

帕克家族所有的圣域都上了战场,守卫欧罗巴城有黄金大公自己就够了。剩余为数不多的圣域都来自刺客协会。

这一次,猩红小丑派出了两名圣域,加上哈萨辛自己,率军攻打只有一名老圣域萨满的逐风部落。

“马维!快出手!”对抗老萨满的刺客有些不耐烦了。他的战友是贪婪而狡诈,趁着自己被老萨满缠住,他却用秘术隐藏自己的踪迹,时刻准备给老萨满致命一击。

空气中,静止的画面一阵扭曲,名叫马维的圣域刺客突然出现在老萨满背后,一双匕首终于成功切入了兽人的身体。

“吼!卑鄙的人类!”老萨满怒吼着卷起一阵狂风,他的战斧爆发出疾风和闪电,以自身为圆心飞速旋转。暴风伴随着惨叫声,一只胳膊伴随着飞溅的鲜血撒了一地。

“科拉!”被削去一手的,是名叫马维的偷袭者,他还来不及发出喜悦的笑声,就被暴走的兽人萨满砍断了右手。而他的同伴,呼唤他发出攻击的那名刺客,在他出现的瞬间便逃出了战圈。

“一名断了右手的刺客,至少还能在协会担任教官。”科拉看似在安慰自己的同伴,但阴毒的眼神显然在警告对方,不要埋怨自己,否则他会有所行动。

独臂刺客自食苦果,他还没不及说些什么,天空中突然传来一阵清脆如飞鸟般的鸣叫声。谁也想不到,这声音会来自一位美丽少女的喉咙。

“是信号!进攻!”

哲法挥剑直指兽人部落,黛儿特有的鸣叫声只有熟悉她的人才能分辨。哲法率领着骑兵一路狂奔,踩踏着尸体和残岩断壁,冲到了战场的腹地。

“敌袭!敌袭!”

呼救声和不断引发爆炸的魔法咒语吸引了哈萨辛军队的注意。他们突然发现自己的后方成为了新了战场,一支如尖刀般的骑士队伍收割着己方士兵的生命。

“花羽!是花羽!”

年轻的见习萨满祭司最先发现飞舞在天空中的鹰女,黛儿棕红色的翅膀犹如枫叶便在挂在天空中。

格里高利兴奋地对身边的同伴说道:“是她,花羽!她没有抛弃我,她来救我们了。”

“咳!”圣域萨满咳出一地鲜血。

“酋长!”

兽人们围住自己的领袖,根本无人理会格里高利。此前他们都嘲讽年轻人被鹰女无情地抛弃了,在最关键的时刻,花羽?轻风展翅飞走,并没有加入到兽人抵抗入侵者的战斗中。

老酋长单膝跪倒在地,他的伤势极重,锋利的匕首从他的后背刺入内脏,虽然没有刺中心脏,但却搅碎了他的一片肺叶。

“威山酋长!”花羽从空中落下,将一瓶装满了褐色药水的玻璃瓶递给老兽人,那是哲法让她随身带着救命的东西,极效复苏药剂。

安康男科医院
景德镇治疗阴道炎医院
上饶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安康男科医院哪家好
景德镇治疗月经不调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