遂宁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玄武裂天 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琴音杀伐

发布时间:2019-09-25 20:35:35 编辑:笔名

玄武裂天 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琴音杀伐

嗡!一声琴音响彻,所有人的耳膜都是一震,静止的一切都在刹那间破碎了,整片竹林像是从百年的沉睡中苏醒了过来,竹叶轻颤,万千竹条无声摇曳……

琴声悠扬,如诉如泣,宛若清明时节的菲菲细雨,充满着淡淡的凄婉,忧伤,带着些许悠远的追思。

这一刻,行进中的四人都止住了脚步,静静的闭上了双目,每个人的心中都难以抑制浮现一股肝腸寸断的无尽悲伤,眼角都有冰凉的泪滴无声的滑落,生出一种了无生趣,想要就此了断残生的冲动。

从琴音乍响的刹那,尽管众人已在第一时间警惕的祭出了自己的护体罡罩,但那如怨如泣的琴音仍旧难以阻隔的钻入了耳中。眼角淌下的是血泪,口,鼻,耳中也有血水汩汩渗出。

"这是神念攻击!"陆随风首先从那可怕的琴音中摆脱出来,抺去脸上的血水,吼声如宏钟响彻,震得四周的声波溃散开去,竹林一片起伏如浪,涛声滚荡如雷。

噗嗤,噗嗤……就在众人从音波中挣脱出来时,周边的数十根竹子崩碎了开来,一个个半人高的模糊身影在竹林中幽灵般的浮现而出。

琴音再度响起,那些模糊的身影不断的吸收着一絲絲淡清色的音波,逐渐的变得凝实起来,那是一个个身形瘦小,如同四五岁的孩童模样。只是体表的皮肤呈青色,其容貌与人类大致相似。而最诡异的是一对耳朵极长,长到一直垂落在肩上,呈扇形状,一条条痕纹纵横交错,散逸出道道墨绿的毫光,看上去无比的诡异!

每个孩童的手中都握着一片尺余长短的竹叶,青光烁烁,充满着浸彻骨髓的杀气,沒人怀疑这片竹叶可以瞬间割开人的喉管。

"杀!"陆随风抢夺先机,毫不犹豫的率先发难,一片风刃呼啸而出。其余的三人见状,也是随之纷纷出手。

一时间,青色光刃,血色火环,墨绿小剑,龙卷风刃,铺天盖地的朝着那些长耳孩童轰击而去。

吱吱吱……但见那些长耳孩童口中发出吱吱声,继而纷纷窜入根根竹子之中

玄武裂天  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琴音杀伐

。不过,还是有不少被当场击杀,沒有血肉横飞四溅的场面,漫空尽是一片竹屑纷洒,化作点点青光没入竹子之中。

琴音仍在继续,类似的场景不断的发生,如此周而复始的下去,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被活活的累死,耗死!唯有将琴音的弹奏者一举灭杀,这一切才会结束。

众人一边以神念护住心神,不被音波侵入,一边不断的清除沿途的障碍,稍有不慎,身上就会被那些锋利如刃的竹叶割开一道口子,前途无比的艰难凶险。

到了此时,后退和前行都是同样充满了凶险,沒有分别。所以,沒有任何选择的朝着竹林深处,音波的发源地一往无前的挺进。

小竹屋之中,妖艳男子轻抚琴弦,精致的嘴角掀起一抺玩味的弧度;"沒想到这次来的人中,竟是还有几个不错的小家伙,难怪能从独眼的那里走出来。有意思!"

嗖!一道身影直接钻透竹壁,出现在小竹屋中。这道身影与那些长耳孩童一般无耳,只是体形略高大了些。

"吱吱吱!"那道身影对着妖艳男子一阵手舞足蹈的比划,口中发出吱吱怪叫声。随即双手便捧着一团碧绿色的晶莹光华送到妖艳男子面前。

"很好!干得不错!"妖艳男子脸上沒有任何情绪的说道,屈指一弹,一粒黄豆大小的淡青晶体落在那道长耳孩童手中,流露掩饰不住兴奋之状。当即将淡青晶体揑碎,一股浓郁之极的青光逸散而。

"吱吱!"长耳孩童兴奋的大叫两声,两只长耳猛地竖了起来,直接将那些青光吸入其中。紧接着,便听见骨骼交错声从体内发出,整个体积肉眼可见拔高了数寸。一对长耳也由青色变成了淡绿色,其中的痕纹更加清晰。

"吱吱!"长耳孩童脸上堆满了感激之色,连连跪拜不已。

"去吧!又有许多人类进来了,好好收集魂力,待本尊恢复修为,便为你提升品级!"妖艳男子淡淡的道,长耳孩童闻言喜色更盛,又拜了三拜,这才立起身来直接穿过竹壁,消失不见。

"如此精纯的魂力,足可让本尊恢复到七成实力。"妖艳男子难得的挤出了一絲笑意,随即又阴沉了下来;"如不是被那可恶的老家伙莫名的封印在此,怎会沦落到这种地步。"话落,便将那团碧绿色的晶体塞入口中,缓缓的吞服了下去。

嗡!下一刻,只见其身体猛然一震,周身上下碧绿色的光芒环绕,无数图纹浮现而出。更诡异的是,头顶中心竟是缓缓生出一截小指头粗细的墨绿色嫩竹,直到生长至三寸左右才停了下来。

"呼!终于恢复了七成实力!很好,为了回报你们,本尊就再奏一曲!"妖艳男子垂下眼廉,双手按在琴上,再次拨动琴弦。

竹林之中,那诡异的琴音竟是突兀地嘎然而止,那些长耳孩童也随之消失了,那死一般的寂静再次将众人笼罩。

这一次,众人像是适应了这种氛围,显得不再那么紧张,却是沒有因此而放松絲毫警惕,均是一直以神念护住心神。

四人都不是等闲之辈,知道在这种凶险之地,需要的就是彼此间的绝对团结和信任,无论之前是否有什么恩怨仇情,都必须将之抛于脑后,放心的将自己的背交给对方,只有身边的人完好的活着,自己才可能继续活下去。所以,不须出言提醒,行进中的四人已十分默契的形成了一个相互呼应的战斗阵形。

短暂的沉寂之后,那诡异的琴声再次响起,不同于之前的凄婉,哀怨,如诉如泣,琴音的节律快捷高亢,似若潮汐滚荡,万兽奔腾,充满着铁马金戈的杀伐之气,闻之让生出一种热血沸腾的悲壮感觉。

音波如潮,竹浪随之起伏,涛声如雷。尽管已用神念护住心神,耳膜仍旧巨痛,有血汩汩渗出。

嘶嘶!众人正在疑惑怎不见有那些长耳孩童出现,便听见一阵阵令人毛骨耸然的"嘶嘶"响起。接着只见周边的一根根翠竹上,竟是浮现出一条手臂粗的蟒蛇,其色彩与青翠的竹子一般无二,若不是吐出的血红蛇信,还真不易辨别出来。

这些青色蟒蛇的头部都突起一团肉球,其上密布着无数痕纹,显得异的阴森恐怖。

嘶嘶!一条蟒蛇从竹梢上猛地窜出,快若奔电,一下便缠上了走在最前的殷空悬身上,头部的肉球一阵波纹闪烁,一缕缕的淡绿色光芒从殷空悬体內被抽离出来,直接被吸入那团肉球中。

当殷空悬惊觉时,尚未作出反应,蟒蛇已机警的脱离而去,瞬间遁入竹林之中。紧接着,又有一条条蟒蛇呼啸而出,众人见状,都是纷纷出手怒斩群蛇。

这些蟒蛇却是尤为的灵动刁钻,都是一击即遁入竹林,仍有许多被斩成两节或数段,沒有任何血水喷溅,坠地之后都化作缕缕青光消散于无形。

小竹屋之內,妖艳男子的双手仍在琴弦上优雅的拨动着,十只葱白般的玉指,宛若一个个灵动无比小精灵在快悦的旋舞,说不出的梦幻。

忽而,妖艳男子头顶的那根三寸嫩竹微微一颤,抚琴的双手随即按在琴弦上,琴音嘎然而止,嘴角浮起一絲笑意;"进来吧!"

嗖!一道绿影窜进竹屋,一条水桶粗的绿蟒乖巧的盘在妖艳男子的面前,吐着血红的蛇信,一双蛇目中充满了敬畏。

"干得不错!虽伤亡了不少,收获却是颇丰,都拿出来吧!"妖艳男子的语音冰冷。

嘶嘶!蛇信收缩,再伸展出来时,其上已出现了一团拳头大小的绿色晶体。

"很好!"妖艳男子探手一吸,那团绿色晶体便到了手中,而后屈指弹出一缕青光沒有蟒蛇的体內,蟒蛇顿时发出一阵欢悦的嘶鸣,体表开始浮现出道道痕纹,一阵闪烁之后,竟是变成了片片青色的鳞甲。

"去吧!好好干,别让本尊失望!"妖艳男子的声调冰寒而冷酷,充满了无尽的惨忍。

蟒蛇的身躯恐惧的一颤,蛇首连连叩地百下,这才"嗖"的一声窜了出去,沒入竹林中。

"已进入了百丈之內,比预想中的快了许多。如此本尊就破格为你们弹奏第三曲,看谁最终能走进这间竹屋?"妖艳男子的葱白玉手再次按在琴上……

竹林之中,随着琴音的再度消失,四周的蟒蛇也同时沒了踪影。众人的心神非旦沒有放松,反倒是绷得更紧。因为上一次琴音消失,再响起时便遭到了蟒蛇的疯狂袭击,而下一次,谁知道会遭遇什么样的恐怖攻击,未知才是最令人惶恐不安的。

陆随风十分谨慎的走在前面,展开神念也只能感之到三丈内的风吹草动。忽而眼睛一亮,身形一闪便出在两丈外的一根青竹前,五指箕张如爪一把扣手青竹,猛地一捏。

海口男科医院
海口男科医院哪家好
海口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海口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海口治疗包皮包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