遂宁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长乐病危女孩见到亲生父母拉着生母的手不肯

发布时间:2019-09-13 08:03:53 编辑:笔名

长乐病危女孩见到亲生父母 拉着生母的手不肯放

生母站在门外神情失落

生父眼眶充满了泪水

一位志愿者用纸笔和高月沟通

高月一个人坐在床上把玩着第一次见面时生父送的

当地政府和高月的生父母送来了一些慰问金,希望可以用来治病减轻她的痛苦

以前一直觉得没有叫他们爸妈,很对不起他们。现在他们来看我,我就知道他们是爱我的。

妈 妈 爸 爸 28日上午十点多,福州市台江区同德路一个小小的出租房内,21年了,身患怪病的长乐女孩高月(化名)终于第一次发出了埋在心底的那声呼唤。站在床边的高月生父梁国泰眼泪夺眶而出,边上面容憔悴的高月生母陷入沉默。

身患多发性神经纤维瘤的高月,被医生判定已经进入生命倒计时,一周前更是病危,与死神擦肩而过。年轻的高月提出了最后的愿望:再见一次亲生父母,叫他们一声 爸妈 。为了完成她的心愿,社会多方的爱心力量积极努力。最终,一直在济南务工的高月生父梁国泰踏上归榕的路途,于11月27日下午四点四十分落地长乐机场,并表示会尽快与亲生女儿高月见面。(详见本报2014年11月28日A31)

28日上午,梁国泰夫妇终于见到卧病在床的高月,他怀里还揣着连夜借来的1万元钱。跟随梁国泰夫妻一起到来的,还有金峰镇党委副书记郑锦海、镇团委书记林金杨、镇妇联主席李玉金以及华刘村党支部书记刘国荣等人。他们向高月带来了暖心的问候,并将金峰镇公益事业促进会慈善分会以及华刘村村委会的善款郑重地交到高月手中。

还没见面生父就泪湿双眼,这么多年来她终于叫了声 爸妈

28日上午9:42,高月的亲生父母从长乐市金峰镇华刘村出发已有一个多小时,距离高月越来越近。东南快报和两名来自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福州站的志愿者率先来到高月家中。

进入高月的小房间时,床上的高月正盯着床头一角,没注意到有人进来。相比刚得知生父母即将回来时的兴奋,现在的她显得心事重重。高月的养母林梅说,27日晚上,高月特意叫她帮忙洗了头发,还剪了指甲。

我昨天晚上一直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的。 高月说,她有点累,对于这场见面,她有点担心。

我一直在想,我要怎么开始跟他们说话呢?要是他们看见我,但是不开心,也不跟我亲近,我要怎么办?我还要不要告诉他们,我很想他们? 直到凌晨四点,高月还是没能把这些问题想通。

早上10:11,长乐来的车子已经到达高月家所在小区的门口。 你爸妈到了,还有很多关心你的人也来了,就在楼下 ,林妈妈告诉高月。高月挣扎着坐了起来,拿起床头的发箍,拢了拢头发。

几分钟后,高月生父梁国泰踏进了高月房间,早在上楼梯的时候,他的眼泪就溢满了双眼。面色憔悴的高月生母紧随其后,显得很沉默。

梁国泰和妻子走近了一点,高月认出了他们,她绞着手指,胳膊轻轻蹭着大腿。我们知道,那是她痒得实在太难受了,又不希望被大家看到,只能这样止止痒。高月的嘴唇动了动,没出声。看到这个场景,梁国泰的眼泪从眼眶落了下来,他悄悄走出房间擦拭。

高月生母坐到了床头,撩起了高月的胳膊,看到她身上大大小小的肉疙瘩,问: 怎么这么严重了?上次见你不是还好好的? 高月看着生母,终于开了口: 妈妈,我好痒,能不能带我去医院看病? 高月生母沉默了。

这时,站在一边的高月养母林梅解释道: 她可能实在是痒得难受了,现在我给她抹药膏止痒,一两天就要用掉一支药膏,而且还没什么作用。她还是要一直挠,皮都挠破了。

随后,梁国泰从怀里掏出一沓钱,急急地走进房间,塞进高月手上。 爸爸。 高月对着梁国泰叫道。

以前一直觉得没有叫他们爸妈,很对不起他们。现在他们来看我,还给我钱让我买药,我就知道他们是爱我的。 终于完成了自己的心愿,高月开心地笑了出来,一直拉着生母的手不肯放。

每一刻都疼痒难耐,各方力量盼减轻她的痛苦

就像蚊子咬一样,很痒,不挠不行,但是就算挠了也没用。 高月告诉东南快报,因为奇痒难耐,所以在见到生母的那一刻,她才问妈妈能不能带她去看病。

高月的养母林梅说,她为了给高月止痒,想尽了办法。 偏方、吃药,什么都试过了,但是都没什么用。我有时给她洗衣服,衣服上都有血。

在短短不到两个小时的亲情见面中,梁国泰和妻子说得最多的话是: 我们又能有什么办法?

太迟了,也许早一点知道,还能治。现在,我们也没有办法了。 梁国泰的妻子说。在见到女儿之后,她的话不多。

见到女儿高月后,梁国泰掉了眼泪: 几年前见她的时候,不是这个样子的。 他不太记得当时高月长什么样子了,他只知道 发了很多次短信,她都没有回 ,后来隐约知道,高月病得厉害, 但是家里面的事情都忙不完,也就没再打听她的事情了 。

我在外面打工,一个月只能赚两三千,小儿子还在上学,家里赚的钱勉勉强强够开销。大女儿因为不满订婚的事,已经出走好几个月了。我们实在是没有心力了。 梁国泰说,他带来的1万元钱还是昨天下午回家后连夜向亲戚借的。他说: 如果要治病,我们也实在拿不出更多钱了。

梁国泰一家在我们村确实算是比较困难的,可能也是出于经济方面的考虑,之前他才迟迟不来见亲生女儿吧。 华刘村党支部书记刘国荣说。

看着疼痒难耐的高月,金峰镇党委副书记郑锦海也不禁红了眼眶: 只要有一点点机会能治愈,我们都希望她的父母不要放弃。如果有需要,我们镇会及时给予帮助的。 他表示,金峰镇有很多爱心企业都在关注高月的情况,只要有需要,他们都会伸出援助之手。

郑副书记将善款交到高月养母林梅手上时,一再叮嘱: 一定要想办法帮帮她,我看她一直在抓,不少地方皮都破了。要找找看有没有办法帮她减轻痛苦,让她最后的生命时光能够少一些痛苦。

首要的是要能止住她的疼痒。 宝贝回家的志愿者小陈说,他希望能在福州替高月找到能减轻她痛苦的医院, 如果有药可以止住她的疼痒的话,那也很好 。

送完亲生父母后,中午1点多,高月向东南快报发来短信: 世上的好人真多,我很谢谢那些为我奔波的人,那些来看我的,那些祝愿我早日康复的,那些给我捐钱,说要带我去医院看病的。我都谢谢他们。

东快朱亚琴/文吕诚/图


水果微营销
秒杀小程序
小程序一键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