遂宁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送葬诗歌 第三百零三章 分歧

发布时间:2019-09-26 01:29:02 编辑:笔名

送葬诗歌 第三百零三章 分歧

时间已经接近傍晚,卡尔罗塔诊疗所二层的病房中现在挤进了好几个人,本就不大的房间显得更加狭小了。

被太阳照射了一整天的屋子充满了阳光的暖意,在它即将落下之时还保持着宛如正午的温度。某种略带苦味的草药气息在温暖的空气中缓缓发散,它们刺激着人的意识尽可能的保持着清醒。

被夕阳的光辉涂上了一层火焰的色彩,就连被悬挂在横梁上的小瓶子里都仿佛被染上了一抹太阳的余晖。人们的在阳光下的影子交织在一起,两个彪形大汉的身影几乎将所有光线都挡在了窗外。

但若要説是几个“人”,或许显得有些不太准确——因为房间内有超过一半成员都并非人类一族。柯特与莉琪低声的讨论着,在他们两人的身边站着这座诊疗所的主人与他不怎么喜欢的同行。

倘若有个不知内情的人看见这一幕,可能要为那瘫倒在床的女性捏一把冷汗——毕竟这场景实在有些超现实。被视作蛮族的古力纽斯还有自治领中屈指可数的拉米亚蛇人种,他们一起挤在房间内,一起看着病床上的女弓手。

“我没听错吧,莱恩斯特......你是不是疯了——先不説某个脑子本来就不正常的家伙,难道你觉得这家伙的话可信?如果説这种恐怖分子的话可信,那某些山猿后裔就该学会最先进的技术了!”

柯特多少已经预料到她会有这样的反应了......恐怕在她眼里,曾经是敌人的人只需要用药物让他们把情报吐出来就好。她从不相信任何企图伤害她的人——就算仅仅只是在意外中波及也是如此。

在那场诡异的梦境笼罩全城的时候,她似乎并没有受到法术的影响,可是就在她要查看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那个托管在她家的少年却不知所踪了。没有任何人闯入的痕迹,最大的可能便是他自己选择了离开。

有可能是他受到了法术的波及,在梦境中不由自主的离开了赫米亚。这或许也能够説明法术只会影响人类,但不管事情的真相究竟是怎么样,结果就是她的东西被某些人用小聪明偷走了......至少她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事实上。当柯特告诉她自己弄到了一个真视之眼的成员时,她毫不犹豫的从药柜中拿出了一管无色无味的液体。那看起来是某种毒液的提取物,效果可能比莉琪简单熬制的东西强数倍不止。

“虽然我不讨厌你那种半吊子的处事方法,但这次不行。不管你説什么,我都坚持应该让她把东西喝下去,然后再説她那所谓的‘事实’。”她看向柯特。眉毛也像是在表达怨言一般皱在一起。

赫米亚的尾巴不安分的摇动着,赤红的巨大蛇身在地上缓缓游动,仿佛是在传达她内心的紧张。被柯特叫到这座诊疗所之后,她似乎就一直处于这种状态,两个古力纽斯的存在给她带来了很大的压迫感。

或许她早就知道城内有这么一间古力纽斯经营的诊疗所。但是却一直在避免与他们产生关联。在她进入这个建筑物后,虽然还有些好奇的四处打量着,但一看见那两只魁梧的古力纽斯后,立刻脸色发白的转过了视线。

在她来到诊疗所之后,莉琪便将她与其他人叫到了女弓手的病房,让她将据diǎn中发生的一切向他们再説一遍。虽然莉琪无法保证她説的都是实话——但至少从她的表现看来,她很急切的需要与他们联手。

她的同伴大部分被指派了任务,虽然这给了塞因.德谟克拉可乘之机。但也因此让组织没有遭到毁灭性打击。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派出去的成员们未必知道他的面目,这使他们暴露在危险中。

“如你们所知。现在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敌人,他比我们之前想象的更加麻烦。莱恩斯特,塞因.德谟克拉那个家伙究竟有多危险你们都看见了。”她躺在老旧的木床上,艰难的挪动着嘴巴,“我感觉他在谋划一个十分危险的计划

送葬诗歌  第三百零三章 分歧

,如果让他成功。甚至可能会毁灭整个奥萨塔利亚自治领。”

真视之眼隶属于群青派阀,而这个团体説谋求的目标仅仅只是复权而已——如果要达到这个目的。人是不可或缺的。统治者之所以统治者,是因为他手下有臣服于他的民众与可以利用的土地。

他们确实会引起混乱。但其根本目标只是动摇现在享有权利之人的统治,而非带来毁灭。这毕竟是他们将要获取的猎物,如果将它彻底摧毁,那就毫无意义了——想必那时帝国也会毫不犹豫的动用军队。

然而塞因.德谟克拉虽然表面上臣服于群青派阀,但是他寻求的绝不是金钱或者权势这些利益。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他确实是一个称职的法术士,因此他寻求的可能是某些更加概念化的研究成果。

柯特之前所见的粘液便是他的研究成果,漆黑如污泥的它们可以强化生物的身体能力,并且使它们具有非同一般的恢复力。而作为代价,摄取了黑泥的人会逐渐丧失理智,最后成为塞因.德谟克拉手中的提线木偶。

而她的建议便是,柯特利用手中的人脉找到从据diǎn中脱离的真视之眼成员,并且与他们联合起来。群青派阀对真视之眼的联络现在可能已经完全断线,因此只能让有限的人手集中在找到塞因.德谟克拉的踪迹。

“那个德谟克拉或许是你们的敌人,而且可能也是我们的敌人......但这不意味着我们就能够联合起来。你们可别忘了自己在这个城市里干过什么好事,现在居然还要和我们谈合作?开什么玩笑!”

很显然,赫米亚并不相信女弓手所説的一切——在她看来,塞因.德谟克拉之所以会背叛真视之眼,不过是因为分赃不均罢了。既然同是群青派阀的成员,那就通通是不可信任的,必须仔细寻问她。

而等到将一切情报弄出来后,这个女弓手也就没什么用了,赫米亚对她的生死并没有太大的兴趣。柯特愿意怎么处理自己的俘虏是他的自由,她也没什么提意见的权利——前提是她真的説了实话。

接下来的事情就与这个女弓手无关了,无论是追击真视之眼的成员还是寻找关于塞因.德谟克拉的线索。赫米亚可没有忘记她的身份,为了避免她在关键时刻背叛,还不如干脆让她躺在病床上。

“反正她自称告诉我们的都是实话,那把药水喝下去再説一遍也没什么问题吧——反正这也没有毒,更不会造成麻烦的后遗症。”她抓起了药剂管,放到柯特面前摇晃着,“既然一切属实,不过就是将实话再説一遍,她完全没有什么损失不是么?只不过就是暂时让自己的脑袋晕一会罢了。”

据她所説,那管无色无味如同蒸馏水的液体是一种类似自白剂的东西,能够让人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知道的一切吐出来。这种药剂不会留下后遗症,只要喝下去,用不了多久就会产生效果。

如果她是清白的,并且愿意与他们合作,那就喝下这管药剂,然后回答他们几个问题来证明就可以了。如果将询问的工作交给她,大概用不了一时半会,躺在床上的女弓手就会把该説的不该説的一股脑倒出来。

“哼,不知道荣誉为何物的爬虫,只有你们这样肮脏的家伙才会使用下三滥的手段来从敌人手中套取情报。”

就在赫米亚与柯特交涉的时候,站在卡尔罗塔身旁的年轻古力纽斯突然説:“从遥远的先祖们的年代开始,你们就是如此的肮脏,只会用毒素与妖术来和我们战斗,就像你们那些狡诈的同类一样。”

他看起来对赫米亚的言论不屑一顾,还轻蔑的看着她盘绕在一起的蛇身,如果不是卡尔罗塔就在身边,他好像就要抓起赫米亚将她撕开了。看着壮汉溢于言表的讽刺之情,柯特也不由得头疼起来。

古力纽斯与拉米亚蛇人种之间的冲突由来已久,同样居住在黑暗大陆的他们在过去数千年之间持续着冲突。不客气的説,两个种族之间的矛盾难以化解,几乎要到水与火般难以兼容的程度。

尽管两者同为黑暗大陆的原生民族,但是帝国的居民对拉米亚蛇人种的接受程度却要比勉强具有人形的古力纽斯高。这或许是因为拉米亚表现出来的文明程度远比内部分裂的古力纽斯部落高级。

虽然説拉米亚蛇人种相当稀少,但他们在与周围交流之前就已经建立了自己的国家。而他们在与帝国交流是表现出来的知性能力与那些神秘的药理学知识,居民们大多将它们看做是法术士一样有些神秘的存在敬而远之。

而古力纽斯则几乎反了过来,他们一族人数远比拉米亚蛇人种多,但却一直处于严重的内部分裂中。没有人能够将这些崇尚武力的部落有效统治起来,于是知道现在他们依然散居在冰冷的荒原上。

只不过是怎么处理一个“合作者”的问题而已,没想到这么快就出了岔子。柯特突然有些后悔将赫米亚叫来卡尔罗塔的诊疗所了,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莉琪有个计划,只有依靠她的技术才能实现。未完待续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价格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的费用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价格贵吗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上班时间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就诊时间